#81 HTTP 超时相关的疑问

2022-02-25

今天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相同的代码在 CentOS 7 服务器上发起 HTTP 请求 3 秒之后超时,报 “TimeoutError: [Errno 110] Connection timed out”。
在我本地就按我们的定义的超时时间 5 秒超时,报 “tornado.simple_httpclient.HTTPTimeoutError: Timeout while connecting”。

#75 Linux-libre

2021-10-29

内核需要和硬件打交道,中间少不了硬件厂商的支持,可是有些厂商不愿提供相关的资料,只提供了一些二进制文件,无法审查,无法修改。
Linux 内核中一直包含着很多这样的二进制 blob。

#74 zsh: you have running jobs.

2021-09-09

我定义了一个 gitg 的快捷方式:

function _new_gitg () {
    # alias g='gitg --all >/dev/null 2>&1 &'  # 覆盖 g=git
    if [ -z "$1" ]; then
        nohup gitg --all >/dev/null 2>&1 &!
    else
        nohup gitg -s $1 >/dev/null 2>&1 &!
    fi
}
alias g='_new_gitg'

但是每次退出 shell 会有提示:zsh: you have running jobs.

我就加上 nohup,以为不会有提示,但提示依旧(不过强制退出也不会关闭 gitg 就是了)。

在 SO 上搜到相同问题,这个答复就可以很好的解决我的问题:

If you want to not see that message, simply pass the job id to disown, like so:

> disown %1
> ```
> Or, start the job with &! (zsh-specific trick):
> ```sh
> nohup ./my_script.sh &!
> ```

```sh
function _new_gitg () {
    if [ -z "$1" ]; then
        nohup gitg --all >/dev/null 2>&1 &!
    else
        nohup gitg -s $1 >/dev/null 2>&1 &!
    fi
}
alias g='_new_gitg'

经过测试,这个技巧在 bash 5.1.4 下也有效。

#73 UMIDIGI 与 GPL 协议

2021-09-01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挺有意思的,在得到 “上门自取” 的回复之后,有位美女替外国程序员依照 GPL 协议上门向国内的一家厂商索要内核代码。

深圳公司 UMIDIGI 生产安卓手机(联发科 Mediatek),面向海外用户。

波兰开发者 Patrycja (@ptrcnull) 想将移植 postmarketOS (基于 Alphine Linux) 到 UMIDIGI 的一款设备上,结果发现缺少 ft8719_dsi_fhdplus 屏幕驱动。

Patrycja 尝试联系 UMIDIGI,得到了以下回复:

Twitter

就是说,如果你要的话,你可以上门来取。我们可以认为这是想让 Patrycja 知难而退。

可是 Patrycja 八月 17 号在 Twitter 上抱怨之后,深圳科技博主 Naomi Wu 机械妖姬(@RealSexyCyborg,混 Youtube)主动提供帮忙,表示愿意代替 Patrycja 上门索取源代码。

然后机械妖姬 08/20 就拿着自拍杆勇闯 UMIDIGI 公司。
UMIDIGI 行政人员表示需要之前发邮件的 BEN 已经离职(我觉得很可能就坐在旁边看美女),然后提供源代码的事情需要先向老板请示,之后在相对友好的氛围下,机械妖姬离开了。

机械妖姬前往 UMIDIGI 公司

随后:

  • 08/25 UMIDIGI 向机械妖姬提供了相关文件。
  • 08/26 Patrcja 完成了系统移植,并向机械妖姬和 UMIDIGI 表示感谢。

这件事件我的评价是:

UMIDIGI 之前的邮件回复十分愚蠢,直接向法务部门咨询之后,通过合法的途径(可能涉及联发科的知识产权)将代码提供给他不就好了吗?
不过,如果不是事情闹大了,UMIDIGI 会不会提供源代码呢?这就不知道了,我们也不能以恶意揣度之。只能就事论事,在这次事件中,各方的表现都非常好。

#72 SCO 与 IBM 之间的和解

2021-08-31

开源中国上看到一篇资讯:《18 年后,起诉 IBM 盗用 System V 源码的 SCO 选择以 1425 万美元和解》, 提到 SCO 将要和 IBM 和解,只需要 IBM 向 SCO 托管人(SCO 早破产了,只剩这点官司一直拖着没有结束,根据美国破产法,由托管人代理)支付 1425 万美元。虽然他们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但是最后都认为这一次的和解协议是符合双方最大利益的,实在是心累,不愿再继续到下一个十年。
这一次总算把这片狗皮膏药彻底给撕掉了,SCO 也可以安心的死去了,Linux 基金会也可以摆酒庆祝一下了。

开源界两件最大的纠纷就是 AT&T Unix 和和这次的 SCO Linux,并且这两个纠纷有很大的渊源。

前者源自 AT&T 管理层所做的一个愚蠢决定,为了一个自己根本不在乎的市场,向一个庞大用户群简单粗暴地发起一场战争。折腾十年(从 1984 年 AT&T 分拆之后向 BSD 提出版权要求,到 1994 年收购 AT&T Unix 资产的 Novell 与 BSD 和解)也没有获得任何好处,BSD 最后也只是做了一点简单的修改就算了事,而发起这场战争的 AT&T 却在官司结束之前,提前抽身去做别的事情去了。但这却直接导致了 Unix 市场长达十年的沉寂,以及 Linux 的诞生,或许 MS-DOS 以及后来 Windows 的诞生都与此有关(我相信如果有合法的、免费的 BSD 可用,IBM 不会选择 MS-DOS,微软可能也会作为一家 Unix 厂商继续经营自己的 Xenix)。

后者也是悬挂在 Linux 厂商头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SCO 发起诉讼的理由是,SCO 拥有 Unix 版权(可能是部分),IBM 向 Linux 贡献了大量代码,其中有一部分侵犯了 SCO 的版权(IBM 曾经和 SCO 联合开发 X86 架构的 Unix),从而 SCO 拥有 Linux 的部分版权。
不过时代变了,Linux 厂商与 SCO 的体量对比,相较于 AT&T 那会儿完全是反过来的。

SCO 先后多次发起对 Unix/Linux 厂商的诉讼,一旦获胜,就可以在巨大的 Linux 市场撕下来一块巨大的蛋糕。

  1. 最初的 SCO 是一家美国软件公司,因其 Unix 业务而知名。
  2. SCO 一开始是专注于 Unix 的 X86 架构移植
  3. Xenix 是微软开发的 Unix 系统,后来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将 Xenix 转让给了合作伙伴 SCO 公司(25% 股份)
  4. SCO 还收购了 UnixWare
  5. SCO 整合手上的 Unix 资源,开发了 SCO Unix,后来又改名为 SCO OpenServer(现在还活着,由 Xinuos 所有,改成基于 FreeBSD)。
  6. SCO 将 Unix 业务(可能包括 SCO 这个名字)出售给了 Caldera Systems,然后就改名了。
  7. 后来,Caldera 更名为 The SCO Group,破产之后又更名为 The TSG Group (后面再提到 SCO 都是指这家公司)。
  8. SCO 的主要业务就是像各大 Linux 厂商发起诉讼
    PS: 一度穷得差点没钱发起诉讼,微软立即宣布花 1300 万美元购买 SCO 许可

SCO 对很多大公司发起了诉讼,包括:

  1. SCO 起诉 IBM:IBM 向 Linux 贡献的代码是否侵权?
  2. Red Hat 起诉 SCO:红帽要求法院禁止 SCO 发起对 Linux 版权的诉讼,被驳回。
  3. SCO 起诉 Novell:Novell 曾经将 Unix 资产打包买给了 SCO,这次的争议是,那一次出售的范围是否包含 Novell 从 AT&T 那里获得的 Unix 版权。最后 SCO 败诉,法院判决 Novell 拥有他那一部分 Unix 版权(后来连带着 Unix 商标一同移交给了 The Open Group)。这个判决直接导致 SCO 在之后的其他官司中胜率大幅降低,可能美国的司法机关也有自己的倾向性,不希望 IT 界遭到重创。

参考资料与拓展阅读

#71 wget 下载时使用正确的文件名

2021-08-31

wget use correct filename when download

因为使用 wget 下载文件总是会使用 URL 最后一串字符作为文件名,但这有时不是我们想要的,比如:

download?xxxxxxxxxxxxxxxxxx
index.html?xxxxxxxxxxxxxxxxxx

我查阅了 wget 的帮助文档,发现只有个 --trust-server-names 参数有点像,但是文档总说这个参数的作用是使用重定向 URL 的最后一段作为本地文件名,试验之后确实没啥变化。

然后仔细找了一下,发现了 --content-disposition,这个才对嘛,使用响应头的 Content-Disposition 字段作为文件名,试了一下,有效!

PS:不过文档中说这个选项是实验性的。
PS:我的 wget 版本是 1.21,根据官网上的信息,这是最新版本,不过我看到有一个命名为 wget2 的新版本正在开发中,支持 HTTP/2, HTTP compression, parallel connections, use of If-Modified-Since HTTP header, TCP Fast Open. 期待!!!

还有一个参数,有些时候或许有用:--restrict-file-names=windows,unix, 限制文件中出现操作系统禁止的特殊字符。mark 一下。

#70 flatpak

2021-08-29

flatpak 和 snap 是目前轻量级 Linux 应用程序虚拟化的两个主流方案。
PS: 还有一个存在很久的方案: AppImage,一直不温不火的存在着。

所谓 Application Virtualization,就是给应用程序弄一个标准的执行环境,屏蔽下面各种发行版的差异。他们采用的技术或许有相通的点,也可能完全不一样,我也没有深入研究。

我感觉这是大趋势,最后可能会出现一个像类似 Google Play、 Apple Store, Windows Store 这种东西,统一 Linux 应用分发市场。当然,这会涉及了很大的利益,谁都想能获得这个市场的主导权,所以这里面的斗争可能很难出最后结果。

flatpak 来自红帽,snap 来自 Ubuntu,两种方式目前都没有能够有足够的话语权(可能他们都不能走到最后,被别的新方案淘汰)。我比较看好 flatpak,毕竟红帽的技术实力在那里,大部分技术都是红帽在推动,相比较而言,Ubuntu 多次想把自己的技术推广出来都是失败。

可能是因为我用的 Ubuntu 的缘故(默认就有一些应用是 snap 安装),感觉好像 snap 出镜率比较高,但我有几次使用 snap 的经历,每次都不是很舒服,最后都是狼狈的回退(和我尝试过 homedrew 体验一样糟糕)。flatpak 我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因为今天看到新闻说 GNOME 推出了 , 里面都是一些精选的 Flatpak。

#69 使用 nohup 的一个小问题

2021-07-22
function fq () {
    # ...
    nohup qv2ray &>> /tmp/qv2ray.log &
    # ...
}

每次关闭终端,qv2 就一起崩溃了。

然后我改成:

nohup sh -c "qv2ray &>> /tmp/qv2ray.log &"

就好了。

分析:可能是后面日志和改后台运行的部分被 nohup 拿走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