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C

权力从何而来?

近日,小区为了一些公共事务举行投票表决,但是搜集的投票人数却一直达不到要求。我所在的业主群楼主就在群里说了这么一段话:

@所有人 我这里有本栋没有投票的名单,截止今天晚上,我这里查到还没有投电子票的,清理出群,以后有什么事情也不用反映给我,我也不会看!!!待在群里发里天天发消息不看,私下发消息也不看,不支持小区改进工作,那你进群来当间谍?如果有填了纸质票的,私发消息给我,以免踢错。

我这个人虽然比较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如果事情和我息息相关还是会积极参与的。不过还有更多人,比我还懒,基本上不怎么关心身边发生的事情,哪怕和自己有关,直到权利被严重侵犯才会有所表示(甚至默默忍受)。对这种现状,我也表示很无奈。参与业委会管理工作的人,面对着无动于衷的业主,事情推动不下去,可能更加着急上火,这种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看到这么一段话,我还是觉得不舒服,感觉就是不太好。

如果业主群是楼长私人的,那倒算了,可是这毕竟是业委会认证的业主群嘛,即便是业主不支持业委会的工作,可以踢人么?我今天骑车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如果说业委会相当于一个组织,业主群算是这个组织的一部分,既然不支持工作,那就 “开除” 了吧,那么业主投票选举出来的业委会是不是只为支持自己工作的业主服务?

我立马想到了前些天拜登就职典礼时说的话:我将成为全体美国人的总统,我会为每一个美国人奋斗,不论是支持我的人,还是不支持我的人。

拜登就职典礼

我突然又想到更多事情了,个人和政府,或者一切集体组织,应该是一个什么关系?

记得看李敖在北大演讲视频,他说,古今中外,人民和政府无非就是五种关系(如果遇到王八蛋政府):

  1. 嗝了 不活了,屈原是代表
  2. 颠了 跑路,孔子说危邦不入嘛
  3. de了 藏起来,隐居,尽可能减少来往
  4. 怂了 害怕,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5. 翻了 梁山好汉的故事

好像跑题了,这好像和我上面说的不是一回事。我在思考的是政府应该如何对待个人,以及政府拥有的权力从何而来。

政府到底应该是家长,还是服务员?
我不研究这一块,除了中学政治课,一本政治方面的书都没读过,就我这点水平,只能说说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感受了。
我们读政治的时候好像是这么说:国家是统治工具,是执政阶层统治另一个阶层的手段,然后我们是无产阶级,是国家的主人。但是我好像没有感受到统治权力(我也不感兴趣),然后这些阶级斗争什么的好遥远。
又听人说西方那边的理念是,政府是一个公民契约,交税,然后换取公共服务。理念是很好的,但我对这一套也不怎么信任,执政者是否真能全心全意为人民(个个都是人才,讲话有好听)?可能有人说他们有很好的制度,可是我看他们的表现,好像也不像是那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推动社会运转而言,我相信利益的作用,而不是道德,或者信仰。如果政府最后代表着少部分人的利益,甚至这个社会制度都是不公平的,偏向某一个群体,我觉得法律或者道德都保障不了底层人民的利益。
我就感觉无论在哪里,好像都是少数人在统治,他们就有权有势(或许是有权有势然后获得统治地位,或许是获得统治地位然后有权有势),不同的就是其威信力、治理水平、服务意识的差异。
我理想中的政府,应该在保证一定威权的基础上,提供更好的服务,保障政治权利,让人民能够广泛参与决策(更接近我们这边的理念)。既要有效控制贫富分化,对资本有足够的约束力,又能控制好民粹主义,防止平民暴政(就像苏格拉底之死一样)。怎么实现就不关我的事了。

现在,法无禁止即可为 (老百姓),法无授权即禁止 (政府),这一点应该是共识了。也就是说政府的权力清单就列在各种法律条文里面。法律赋予的政府统治权,不过,这个权力是哪里产生的?总不会是凭空生出来的。
从立法的机制一路往下看,最终应该还是来自人民(不一定真正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真正愿望,也不一定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无论中西)。那又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如果说收税是人民过渡了一部分财富的分配权,那对违法的人进行处罚的权力怎么说?我授予你在我犯错的时候拥有剥夺我的人身自由与生命的权力?想想都觉得有点奇怪。

一个问题没想通,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了。如果说法律是经过了人民授权生效,那也只是那个时代的人授权过啊,过一百年,两百年之后,这个授权为什么还有效,后世政府对后世的人进行管制的权力从何而来?祖先授权时顺带这把后代的权力也一并交出了?移民需要确认是否愿意遵守法律,新生的本地人又没人来问是否同意现有所有法律法规。

算了算了,想得脑袋一包浆糊,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去苟一局和平精英,说不定用个小号能多干掉几个人机,在新手局里吃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