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型冠状病毒

具体的情况,网上不要太多,我说说我的经历和想法。

时间点 1:疫情初现

元旦前。

后来看到资料说是十二月初开始陆续出现病例,十二月三十号政府发布公告出现不明原因肺炎。

我一直关注时事新闻(信息来源只要是澎湃新闻和知乎),应该也是这个时间点,十二月底,一月初,听说汉口那边有个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

至少我知道有人在传谣,说是 SARS 卷土重来,微信群里到处传播。传的人多,我老婆和我妈都信,被我狠批。后来又听说有人传谣被抓,我还笑话她们两个。

我对没有确实可靠的消息来源自带屏蔽功能,我记得的最早正式新闻应该是市政府发布的通知(12/30,《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和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来汉(12/31)。

这个时候身边没有人引起太多注意,就把这当作是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时间点 2:疫情逐渐传播

一月二十三下令武汉封路之前。

除了日常的工作、年会(我司共用了三日去了一趟安徽黄山)、年底绩效考核、准备调年假补充春节假期之外,家里的事情,还有好多更大的新闻,占据几乎全部注意力,比如贸易战有结束的意思(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决胜小康(消灭贫困人口,大雾)、中国航天的 2020 发射计划(我还准备七月份全家去海南看胖五发射),甚至哈里王子退它们家的群也比较吃瓜。

这个时间段,疫情依然没有引起注意,依然就像是听说在遥远南极,海狗正在欺负企鹅一样。
虽然隔几天听说多了一两个人感染,但总感染人数不多,而且政府再三澄清,疫情完全可控,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可以人传人,医护人员没有人被感染就是证据。总让人觉得不过就是有些人吃坏东西了的感觉。

  1. 我女儿多请一个星期假,提前回家,在一月十一号,我和老婆一起送我妈和我女儿回去,甚至十二号我和我老婆回武汉的路上还去嘉鱼县的山湖温泉泡了个澡。
  2. 公司的年假八天,从 1/23 到 1/30,我本来调了两天年假过来,准备 01/21 回家,结果 01/19 公司决定多放两天,正好是我请的两天,我又去撤销请的假。
  3. 直到放假前一天,也就是 01/20,新闻说:截至 1 月 19 日 22 时累计报告病例 198 例,其中光是 18、19 两天就新确诊病例 136 例。中饭时,我还和同事说,怎么搞的,怎么一下多了这么多人病了。
  4. 同样是 01/20,本说和我次日一起回家的表弟提前半天放假,就先一步回通城(武汉边上,回家两个小时车程),说是在长途客运站有人量体温。
  5. 01/21 放假回家,在老家玩了两天,还是一直在关注疫情发展。
  6. 01/23 阴历十二月二十九,听说武汉封城的消息。上午听说公共交通暂停,下午陆续听说某某高速暂停。
  7. 01/23 县城街道上遇到的人,目测大概有一半带了口罩。我去对门药店买口罩和酒精,竟然都没有,换了个店,酒精还是没有,但买了十个 N95 口罩(每个 25 元),还有 VC 泡腾片,板蓝根,感冒药,体温计,金银花露等,总共花了五百多。

时间点 3:越来越严重

至今(01/24 - 01/29)。

  1. 01/24 大年三十,早上听说有人把通往崇阳县之间的马路给堵了(武汉来通城需要经过崇阳),晚上在舅舅家吃团年饭时听说县了发了文件,封闭所有高速路口、进出通城的国道和省道、乡镇之间,甚至是村之间的道路。
  2. 01/24 大年三十,晚上去看望一位车祸受伤的亲戚,她家中的人纷纷避开,或去带口罩,感觉对外来的人(尤其是我这个武汉回来的人)特别警惕,而且聊天中似有表示 “从武汉回家的人对自己和家人都不负责” 的意思。后来听说,她也是刚从武汉同济医院治病回来...
  3. 01/24 大年三十,在舅舅家吃完饭回家之后,决定就呆在家里,不再出门,所以第一次宅这么久,已经五天了。
  4. 01/25 初一,下午,得到一份 “新年礼物”:通城县已经有 4 个病例了。
    此后每天,通城都有病例报告。
  5. 01/26 初二,听说很多地方都在登记去过武汉的人员信息。
  6. 01/27 初三,公司远程会议,通知复工时间推迟,具体时间再说,暂定近期采用远程办公的方式。另外早晚两次报告体温和身体状况。
  7. 01/28 初四,新闻中看到好些地方悬赏举报武汉回来的人,举报一个奖励 1000 或 2000。
    感觉如果情况再恶化下来,通城也要上门统计武汉人员了。这里和武汉近,在武汉读书、工作、玩的人多,奖励估计是没钱奖励的,本就穷乡僻壤的,县政府也没钱。

感受

截止到今晚六点,卫健委通报确诊人数 6078,死亡人数 132,治愈人数 115。

虽然每天都能看到国家的各种救灾举措,但是感染人数几乎指数级在上升,死亡人数也在相对地大幅上涨。说不怕是不可能的。

更重要的是,很多新闻、新闻评论,或者知乎中的讨论都在说武汉人坏,不负责,得了病还到处跑,把病传播得到处都是。看了觉得有点憋屈,咋啦,就变坏人了。我想大部分人就是和我一样回家过年,谁知道回家之后疫情恶化成这样。所谓 “恶意逃离” 可能是有的,我不做评论。讲真,如果能提前预知现在的景象,我情愿待在武汉。除了担心感染别人之外,我也实在信不过我老家县医院的医疗水平,万一患病,我在武汉得到的医疗条件绝对会比在老家要好。没有患病的话,在武汉得到的生活保障也比这边要好吧。大家一股脑的支援武汉,几个人会注意到旁边山沟里有人病了,有人死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电视上正在发布卫健委的新闻发布会,说: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不是武汉人

参考资料与拓展阅读

  1. 维基百科词条:2019-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事件